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腾讯放弃入局移动转售透视虚拟运营价值

发布时间:2020-06-29 18:50:39 阅读: 来源: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

国内电信业在世界电信日没能盼来4G牌照的下发,却意外地开启民资入局基础电信业的窗口。工信部于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当天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根据方案,获得试点批文的转售企业可从基础电信运营商处购买服务,重新包装后销售给消费者,其中包括语音、短信、数据流量等业务。据悉,已经有超60家企业拟申请开展移动转售业务。

从试点业务的提出来看,试点企业将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虚拟运营商,这也意味着民资进入电信业将进入实质阶段。启动移动通信转售试点只是电信业改革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试点方案发布后,还有大量细节有待申请者与基础运营商沟通、确认,可以说,离最终推出业务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虚拟运营牌照对于转售企业而言价值几何?在运营商与OTT竞合态势纵横交错的背景下,虚拟运营商还有多少发挥空间?业内专家认为,试点方案中明确的试点企业必须有客服,必不能建网,业务管理、计费、营帐可建可不建,这给虚拟运营带来更广阔的发展机会。

虚拟运营时代将正式到来

工信部公布的试点方案明确了试点申请受理时间为发文之日起至2014年7月1日,试点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与年初的征求意见稿相比,试点方案对申请单位的资质等方面的内容进行了细化。

试点方案明确了试点企业申请资质必须为民企,同时不得自建硬件网络。方案对三大基础运营商也进行了限制: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与2家以上转售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并在试点受理期间与2家以上转售企业开展合作;三大运营商向转售企业提供的业务接入质量不得低于自营业务的接入质量;三大运营商给予转售企业的批发价格水平应低于其当地公众市场上同类业务的最优惠零售价格水平;三大运营商不得与转售企业签订含有排他性条款的协议。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号码资源,工信部将规划统一号段用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并分配给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

从2005年“非公经济36条”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包括电信在内的垄断行业,到“新36条”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信建设,电信行业开放可谓坚冰难破。试点方案正在逐步细化配套的跟进措施,政策细化有望增强国内企业参与电信业改革的信心。

对于移动业务转售试点,电信专家付亮认为,试点工作的展开标志着我国电信业向民营资本开放又推进了一大进步。的确,政策开闸将促使更多有技术、有财力的企业能够进入电信业,既有利于电信行业的改革和市场的开发,也将提升用户体验、改善服务质量,从而与国际市场接轨。

方案利好民企轻装上阵

目前,全球有1100多家移动虚拟运营商,2011年全球移动虚拟运营商用户1.05亿户,占移动电话用户数的1.8%。有分析认为,国内两年试点期,虚拟运营商用户渗透率或可达到1%。按照通信业目前的市场规模,虚拟运营市场可达100亿元以上。据悉,目前已有60多家民营企业已经或正在与三大运营商接洽,除了迪信通、乐语等传统手机渠道代理商,还有苏宁、国美、京东商城、红豆等。

电信专家付亮认为,试点方案中明确的试点企业必须有客服,必不能建网,业务管理、计费、营帐可建可不建,这给转售企业虚拟运营带来了两方面的发展机会。其一,明确了轻投入、代售型“虚拟运营”可进入,利好苏宁、国美、天音、迪信通等渠道服务商快速开展业务。它们已有客服,其他可全部借用运营商的资源。其二,建立资费管理系统的深度合作肯定会试点,而试点者必须有其他资源可借用,尤其是客户组合服务需求。这方面比较看好263、淘宝、360、用友等企业。

眼下,新兴OTT业务对于传统电信业务的冲击在不断扩大,在通信业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三大运营商市场格局基本固定的情况下,虚拟运营商能够掌控的绝对市场空间其实并不大。付亮认为,试点企业将面临三大挑战,即如何与三大基础运营商硬碰硬?移动转售业务如何与自身现有业务实现有机融合?如何在基础运营商2G/3G/4G过渡的过程中获得发展机会?从试点方案本身来看,明确了虚拟运营商的进入门槛,没有资本规模等要求,而是从客户服务方面加以限定,虽然执行有效,但并不容易监督。

虚拟运营牌照价值几何?

目前,在三大基础运营商“三国杀”的市场竞争背景下,如何把握和基础运营商的竞合关系,虚拟运营商的盈利空间到底有多大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电信专家马继华认为,对于虚拟运营,拿牌比用牌更吸引人。通信市场的产业范围很广,显然只有获取了基础性的运营牌照才能锦上添花,为其他相关业务提供保护伞与筋骨气。获虚拟运营商牌照,试点企业能够在扩展市场初期以电信业务批发商的身份经营电信传统业务积累用户群,借助新技术提供成本更低、用户体验更好、互联网特点更明显的新型业务,在通信和互联网结合上寻找新的商业模式。

此前被认为最有可能入局的腾讯近日明确表示,不会进入虚拟运营市场。业内分析认为,从腾讯放弃虚拟运营商牌照看来,虚拟运营商牌照对于那些申请企业而言更多的只是一个象征意义。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在资本市场上是一个好的炒作点,在媒体领域也是不错的宣传机会。

腾讯则不一样,腾讯有7亿多用户,在互联网领域技术、管理、运营商都是领先的,商业模式很清晰,所以牌照的诱惑力有限。更为关键的是,工信部近日发布征求意见稿,拟加强对新型电信业务的管理,有分析认为,包括微信、微博等都将纳入其管理范畴。因此,可以设想一下,一旦腾讯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之后,势必会面临更为严格的投诉、监管等方面的政策约束。或许,不想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是腾讯放弃虚拟运营市场的初衷。

早在十年前,中国市场就已出现过虚拟运营商的探索,润迅在广东及英国维珍在上海的尝试,均由于政策等因素以失败告终。当年的政策风险虽不复存在,但经过数次重组之后,三大运营商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3G业务逐步普及。移动互联网的风生水起改变了电信业的生态环境,电信市场的竞争已经不再只是运营商巨头之间的角力,而是全产业链应用模式的比拼,各方都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政策监管形势,因此,此时的虚拟运营市场不只是美味的蛋糕,更像是带刺的玫瑰。

国内vpn推荐

手机海外看国内视频

海外党翻墙回国

腾讯视频加速